网站首页 >> 调查研究 >> 文章内容

应把“依法公平竞争”作为选举工作最大“组织意图”

[日期:2015-07-22]   来源:娄底人大  作者:李丁辉   [字体: ]
 
 
新化县人大常委会研究室主任  李丁辉
 
“确保组织意图实现”是地方各级人大换届选举工作部署中出现频率很高的语句。这里的“组织意图”通常指的是党组织在代表选举和国家机关领导人员选举中人事安排的构想、思路和部署,实践中“确保组织意图实现”往往被直接理解为“采取组织的、纪律的等多种方式保证党组织推荐的候选人高票或满票当选”。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努力使党组织推荐的候选人当选无可厚非。但我们的党是执政党,在依法治国中起主导、领导作用,因此笔者以为,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中,各级党组织在人大换届选举中,应把“严格依法、公平竞争”作为最大的“组织意图”,而不能狭隘的理解为“确保组织推荐的候选人高票或满票当选”,并以此影响选举。当这种狭隘的“组织意图”成为潜规则时,无疑会阻碍民主法治进程。
一是狭隘的“组织意图”挤占了发扬民主的空间。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忠实的代表人民的利益,为人民服务是党的宗旨。但良好的愿景,必须得到人民的理解和信任,转化人民的自觉行动,才能成为现实。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人民当家作主的保障,是党的主张转化为国家意志和人民自觉行动的途径。选举各级人大代表和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就是接受人民的信任投票。但实践中,必须“确保组织提出的候选人高票满票当选”的模式,已经使“信任”投票的过程就成为了一道可有可无的“程序”,沦为“党委射箭、人大画圈”的政治游戏。也许“组织意图”实现了,发扬民主的气氛和民主政治的活力就抹杀了。
二是狭隘的“组织意图”削弱了法律的效力。以金钱或其他物质贿赂选民或者代表”在选举法中明令禁止,但在衡阳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期间公开盛行,却无人依法检举?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这种行为,得到了党委主要领导的默许。在长期“确保组织意图”政治习惯的侵淫之下,人们在判断选举是否成功的标准就是有否“实现组织意图”,而不是有否违纪违法。对同样的“贿赂”行为,如果是组织确定的候选人,不少地方的执法机关视而不见;如果不是组织认定的候选人员,则要依法查处,或动用组织的、纪律的手段予以打击。此种狭隘的“组织意图一旦成为潜规则,不仅造成党的权力机关的腐败,而且严重削弱了法律的效力,有损法律尊严,有损我们党依法治国理政的形象。
三是狭隘的“组织意图”违背了公平竞争的原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宪法和法律赋予了选民或代表联名推荐候选人和政党、人民团体推荐候选人同等的法律地位和权利。但在实际操作中,为了“确保组织意图实现”,通常采取了违背法律精神或打法律擦边球的做法,如组织推荐候选人比例占绝对优势;动员、劝说被联名的候选人不接受联名;候选人提名过多时规避预选,通过做思想工作小范围“钦定”候选人;规避差额选举,钟情等额选举;对法律硬性规定差额选举的,采用差额下限,而且明确差额“人选”,动员其放弃竞选,甚至以得零票作为组织要求,以减少对组织推荐候选人的冲击等。这些做法,有些已经侵害了候选人的权利;有些虽然没有明显违法,但偏离了法律制定的初衷,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公平竞争的法律精神和原则。如果任由狭隘的“组织意图”延续下去,我们的党和国家离“依法治国”的目标只能是越来越远。
个别地方党的组织和领导干部以“组织意图”的名义,参杂个人利益或团体利益,不适当地以手中的权力干预选举,导致一些通过选举产生的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忘记了自己的权力来源于法律和人民,背离了为民履职宗旨,只对上级负责,对领导负责,而不愿意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此种政治生态下的掌权者很容易脱离人民群众的监督和法律的约束,很容易滋生腐败,进而危及党的执政地位。
选举法、组织法是确保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和审判机关工作人员的权力来源于人民、来源于宪法的重要保障,是确保各类执法主体严肃执法的重要内因,是确保其他法律得到贯彻实施的重要前提条件。笔者以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国家,必须坚定不移坚持党的领导,这是不容置疑的。依法治国,民主是前提和基础。现有的选举体制已明显不适应新形势的要求,必须进一步改善党对选举工作的领导,完善选举法、组织法等法律法规,增强法律的约束力和对违法行为惩处力度,维护平等公正、公开透明、有序竞争的选举环境。
一、变权力干预选举结果为全力维护法治环境,加强和改进党对选举工作的领导。十八届四中全会决议指出:“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遵守法律,带头依法办事,不得违法行使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各级党的组织要把维护民主法治环境、确保公平竞争和优秀人才脱颖而出作为领导选举工作最重要的“组织意图”。对“确保组织推荐的候选人高票满票当选”的“组织意图”,要靠做足选举前的提名推选功课,通过完善组织内部推选机制、选准真正优秀的候选人、争取代表和选民的信任等手段来实现,而不是靠选举中设“差额”陪选、限制联名推荐、实施分团计票、给予票箱里跳出的干部不公正待遇等方式以权力干预选举。 
二、创新完善选举法、组织法细节,提高法律实施的操作性和规范性。笔者以为当前选举法和组织法有以下一些方面需要进一步创新和完善。一是法律要允许选民自荐参与代表竞选,并建立统一规范公开的竞选平台,让正式候选人和选民或代表见面演说,争取选民或代表支持。二是以行政村、社区为单位设立投票站,设置秘密写票处,实行集中统一投票。规范委托投票程序,同时建议取消流动票箱。三是除届中补选正职领导外,所有选举都实行差额选举。四是严格限制代表候选人中党员、行政干部比例,避免既当议员又当官员现象。四是要简化代表罢免程序,使之不再因程序繁琐、门槛过高而成为弃之不用的一纸空文。
三、加强对违反选举法、组织法行为的查处力度,强化法纪等多种手段维护风清气正的选举环境。不管是否组织推荐候选人,只要有违反法律的行为,都要一视同仁依法查处。依照选举法第56条的规定,“主持选举的机构”要进一步明确专门人员和机构行使法律赋予的执法检查职权,对破坏选举的各类行为“对事不对人”进行依法严厉查处,违纪的移交纪委、违法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进行惩处,并对惩处结果进行跟踪监督,确保法律落实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