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不能“任性”

[日期:2019-01-02]   来源:娄底人大  作者:陈桂元   [字体: ]
    今年,财政部通过官网连发4份通报,公布云南、广西、安徽、宁波等地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责案例。除撤回承诺函、终止相关协议以外,上述地方还对多名负责人给予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记大过等处分。部分地市还被要求向有关部门作出书面检查,并被全省通报。
 
    引人关注的是,通报显示,与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有连带关系的地方人大常委会,其作出的决议决定也被依法撤销,地方人大常委会领导也被问责。此前,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楚雄州禄丰县、普洱市景东县等3个地方人大常委会对政府提交的融资议案,经过审议后,分别出具决议,承诺将融资资金列入本级财政公共预算,按时足额偿还贷款本息。整改期间,分别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和上级人大常委会作出决议,依法撤销了此前人大常委会所作出的决议;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人大常委会负责人分别受到党内警告或行政记过处分;县人大常委会党组被责令向县委作出书面检查,并在全省通报。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对地方人大常委会领导因行使法律赋予的立法、监督、决定等职权而进行问责,尚属首次。
 
    预算法第十三条规定,“经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预算,非经法定程序,不得调整。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的支出必须以经批准的预算为依据,未列入预算的不得支出。”显而易见,没有人大或人大常委会出具“人大(常委会)决议”支持的“承诺函”,本身不具有法律效力。按照这个要求,曾几何时,地方人大常委会围绕政府融资举债,依法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走走程序、打点“擦边球”,适时作出决议决定,看似是服务大局的体现。而经人大常委会作出决议后,由政府出具的一纸承诺函,更成为金融机构安排资金投向的“护身符”。但预算法第三十五条同时规定,除了省级地方政府按照国务院确定的限额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举借债务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为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债务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预算法的这条规定,应该是地方政府不能踩踏的一条“红线”和地方人大常委会在审议决定地方政府关于融资议案时的一条“底线”,绝对不能突破。昆明市宜良县等3县人大常委会在审议决定县人民政府提交的融资议案时,理应认真“把脉”,对政府这一违法违规的举债行为及时“叫停”,却一味考虑到地方发展所需和政府工作难处,没有以法律法规为准绳,更将预算法的这一硬性规定抛之脑后。这一现象,虽然不是个案,也由来已久,但在党的十九大提出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大环境下,被查处、被处分、被通报,在所难免。
 
    栗战书委员长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会议上强调,人大在行使立法权、监督权、决定权、任免权时,要把握“依法”二字,坚持“依照法定职责、限于法定范围、遵守法定程序”的原则,不能越俎代庖,要真正在宪法法律范围内履职尽责。个别地方人大常委会超出法律权限作出决议而受处分和通报,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人大在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等法定职权时,必须树牢法律意识,始终把法律法规挺在前面,用权绝对不能“任性”!